盘点硅谷科技精英的「特殊癖好」

众所周知,硅谷的工作文化非常磨人:各位科技精英除了需要长时间进行高强度的工作以外,还需要面临巨大的工作压力。难怪当地的科技精英在余暇时段总是热衷于通过独具创意的方式以排解压力。

例如,Google 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会在闲暇的时候学习空中飞人杂技,Twitter 公司的前 CEO 迪克·科斯特罗(Dick Costolo)则是一位充满热枕的蜜蜂养殖者。许多科技公司的高管已经不再满足于从瑜伽等主流活动上寻求自我,他们所热衷的是自制火箭、零重力飞行以及声波冥想这类看似「怪异」的爱好。在许多科技精英眼中,一些非主流的爱好能够让他们感到格外愉悦。在得到充分放松后,他们在工作中会变得更具生产力。在本文中,有 8 位科技精英亲自口述了他们在这些不寻常的课外活动中所获得的体验,我们可以从中窥探到这些科技精英非常态化的一面。

「这是一种趣味盎然,如禅思般自由、平和的体验」

姓名:彼得·迪亚蔓蒂斯(Peter Diamandis)

日常工作:工程师、医生和企业家;曾创立「X 奖基金会」,并参与组建奇点大学

爱好:零重力飞行

640.webp (1)

体验口述:我一直对太空充满了迷思和热情,也非常热衷于制造一些能够让他人亲自进行体验的产品。

在 90 年代中期,我执意要乘坐大型飞机进行零重力飞行体验,并寻思着购买一架波音 727 客机。但在购买方案敲定之前,我去了一趟俄罗斯。当时在俄罗斯,如果你有 10,000 美元,你几乎可以随心所欲地进行各种体验。我乘上了一辆伊尔 76 飞机,那是一款体型庞大的货物运输机型,上面完全没有座位,只有一层铺了护垫的地板。起飞和降落的过程中,乘客需要穿上降落伞以防事故的发生。

在回到美国后,我购买了一架波音 727 客机,并进行了一系列的零重力飞行测试。在航天飞机宇航员拜伦·利希滕贝格(Byron Lichtenberg)的协助下,客机以抛物线的路径飞行。当时长长的乘客舱内的只有我一个人,我在失重效应下从机舱的一端漂浮到了另一端。在 11 年后,我们得到了联邦航空局的许可:零重力飞行可以作为一种商业活动。我们成立了「零重力公司」,并为客户提供零重力飞行体验。如果不是因为我的一片热忱,这项活动也不会成为一门生意。

我每年都会进行几次零重力飞行,现在我可以非常熟练地用吸管饮用漂浮在空中的水珠。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零重力飞行体验发生于 2007 年,当时的体验者是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那次体验所伴随的风险非常巨大,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奉劝我切勿以身犯险。他们纷纷说道:「千万不要尝试,零重力飞行将威胁到霍金的生命。」在经历了长达 6 个月的游说工作后,联邦航空局才批准了这次体验飞行。

如果说有谁剥夺了我进行零重力飞行的权利,我会有种被整个世界欺骗的感觉。这是一种趣味盎然,如禅思般自由、平和的体验

「爱丽丝是关于富有想象力的另类现实的一个象征」

姓名: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

日常工作:Google 现任工程部主管,机器学习项目的负责人

爱好:收集《爱丽丝梦游仙境》的纪念品

640.webp (2)

体验口述:我所收集的第一件和爱丽丝有关的物品是《爱丽丝梦游仙境》一书的手写原稿摹本,全书一共 90 页。众所周知,这本书的作者是查尔斯·道奇森(Charles Dodgson),他的笔名是刘易斯·卡罗尔(Lewis Carroll)。

这份手稿是道奇森为了爱丽丝·莉迪儿(Alice Liddell)而写的故事,主人翁正是莉迪儿的化身。随后道奇森将手稿进行了扩展,并写成了《爱丽丝梦游仙境》一书,这本书在世界各地内广受欢迎。数十年后,缺乏资金的莉迪儿出售了道奇森送给她的原版手稿。

我收集了各个版本的《爱丽丝梦游仙境》,原版和注释版都有,还有一些图画。爱丽丝是关于富有想象力的另类现实的一个象征,且随着技术的发展,这个想象中的现实终将会变成现实。

有一次我在旧金山的一个画廊中漫步,并在无意间看到了由艺术家特里·盖伊(Terry Guyer)所画的爱丽丝·莉迪儿肖像。我对于道奇森所拍摄的莉迪儿照片非常熟悉,而这幅画作无疑是盖伊在照片的基础上创作而成的,因此我毫不犹豫地购买了这幅画作。我还收藏了格瑞丝·斯莉克(Grace Slick)创作的大白兔画作以及柴郡猫的全息画像,后者在感应到观看对象移动时会自动消失,只留下一个迷之微笑。

「我的声音工作室就像是威利·旺卡的巧克力工厂」

姓名:爱维·罗斯(Ivy Ross)

日常工作:自 2014 年 5 月起在「Google X」计划中担任「Google Glass」项目的领导人

爱好:研究声音和震动

640.webp (3)

体验口述:我们都会使用一些术语,比方说「我们的波长一样」。但在这些术语背后,通常都蕴含着一定的科学原理。

在过去 30 年中,我将大量的金钱和假期都投入到了声音的研究当中,包括和尚使用的声波按摩技术。我还特意去了一趟法国,以观看一位男子如何使用声波轰炸癌症细胞。

在这些经历的驱使下,我在圣达非设置了一个具备各种声音道具的工作室。这个工作室就像是我的第二个家,和威利·旺卡的巧克力工厂差不多。在工作室中有一个金字塔造型的道具,道具的周围布满了声管,我可以使用一根槌棒制造出各种频率的声音以供坐在里面的人体验。

身处声音的金字塔当中会让人感到无比放松,我在第一次身处其中时也忍不住感叹:「天啊!原来位于金字塔内部是这么一回事!」体验完毕后,我毫不犹豫地取出了那一年的部分奖金,并自己打造了一个金字塔模型。

这种体会的理论依据是你的身体会吸收有益的震动,并进行自我修复。在这个过程中,你会获得一种安康、祥和的感觉,和在冥想过程中所收获的体验差不多。你的心灵会在极大程度上得到放松。

现在我会不时邀请朋友在声音工作室中逗留。在他们进行体验之前,我会一言不发,以保证他们的选择权利。但那些愿意回头进行体验的朋友对于这批声音道具都乐此不疲。

我并不关心人们对我的爱好持有什么看法,生命本来就是一场宏大的实验,我绝不会放弃那些可以让自己保持专注的事物。

「我认为自己只是这些机器的监护人,而不是所有者」

姓名:鲍勃·洛德(Bob Lord)

日常工作:在 Yahoo 担任首席信息安全官,此前曾在 Twitter 负责信息安全方面的工作

爱好:收集密码机

640.webp (4)

体验口述:在 90 年代末期,我在网景公司管理着一个团队,这个团队的核心工作和加密函式库有关。出于某种原因,我开始在 eBay 上搜寻密码机,并获悉一台 M-209 正处于拍卖阶段。这款设备是专门为二战期间的美军设计的加密工具。

我决定参与拍卖,并在最后取得了胜利。这次拍卖经历让我对密码机感到着迷,我开始搜寻各种各样的密码设备。这个爱好让我在 eBay 上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购买行为,我还参加了 Yahoo 公司的非正式群组,里面有一些和我分享着同样爱好的密码机器收藏者。

现在我已经收集到了将近 10 台可以正常运行的密码机,我还收藏了各种各样的手册以及战时海报。基本上,所有和沟通的安全性相关的事物我都感兴趣。我很享受和安全学、密码学以及隐私学的历史产生联系,不论是在志趣上还是在职业上,我都有和这些事物产生共鸣的理由。

身边的人对于我所收藏的德国恩尼格玛密码机最为着迷,这款机器所流传下来的数量极少,因此极具历史价值。但我本人最喜欢的是俄罗斯产的菲亚尔卡密码机,这款设备直到 90 年代早期还在服役阶段。菲亚尔卡密码机看起来就像是 IBM 公司的电动打字机,它完全克服了一个长久困扰着恩尼格玛密码机的缺陷:前者同时具备加密和解密功能。

我认为自己只是这些机器的监护人,而不是所有者,最终我有可能会将这些机器悉数捐赠给博物馆或大学机构。可以保存这些机器,和志趣相近的人分享热情并让他们思考密码学的历史,这一切已经让我感到心满意足。

「这大概是我在穿着衣服时所能从事的最有趣的项目」

姓名:戈弗雷·苏利文(Godfrey Sullivan)

日常工作:软件公司 Splunk 的董事长,前任 CEO

爱好:轮流骑行比赛

体验口述:在 80 年代中期,我开始接触轮番骑行比赛。该个比赛项目由 2 个人和 1 匹马组成一个参赛单位,举办地点多为山地。在比赛过程中,只有一个人可以和马进行接触。

比赛开始时,一个人会率先在马背上骑行 1 至 2 英里,在将马拴在某个地方后,第一个人会继续向前奔跑。第二个人会一直奔跑,在找到马匹后将其解绑,并继续骑行数英里。两位选手会以这种方式轮番换骑,整个比赛持续 30 至 40 英里,涉及登山和下山,每名选手的跑步和骑行距离在大体上各占一半。

这项运动大概是我在穿着衣服时所能从事的最有趣的项目了,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非常无序,大约有 50 至 70 匹马在疾速飞奔,在地上跑步的选手也数量相当。在比赛开始的枪声响起后,每一位选手都会竞相朝着比赛的路径狂奔。参赛的马匹大多来自阿拉伯,这些马匹非常健硕,既强壮,斗志也高昂。这些马匹飞奔的步伐可以带给我前所未有的震撼。

在过去,我每年都会参加 2 次这样的比赛。但现在我已经开始接触耐力赛,在一个人配备一匹马的情况下,你需要在 24 小时内完成 100 英里的赛程。这项比赛离不开团队合作精神,你需要学习什么时候应该在马背上骑行,什么时候应该自己下来奔跑。在陡峭的山路上,选手往往需要下马行走,以防马匹出现过热的情况。这确实是一项非主流比赛,我每年都会参加好几次,比赛用的马匹非常强健,它们随时处于待命状态。

「我飞故我在」

姓名:杰西卡·马(Jessica Mah)

日常工作:在会计软件公司 InDinero 担任 CEO

爱好:驾驶单引擎飞机

640.webp (5)

体验口述:在很小的时候,我已经对微软公司的飞行模拟器感到非常着迷。在 2 年前,我在投资者安德鲁·沃纳(Andrew Warner)家中和他共进晚餐,我们在餐桌上感叹,如果可以自由自在地在高空中飞翔该有多好阿!为此我在 Groupon 上报考了飞行训练课程,总共花费了 150 美元。

我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只是想要完成一次酷炫的生活体验。我认为这对于自己而言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因为我并不喜欢商务飞行。我在飞行训练课程上花费了 5 个月的时间,并最终取得了飞机驾照。

我每月都会抽出 3 个周末驾驶飞机,只有在飞行的过程中我的心思才可以从工作中解脱。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认为飞行员之所以专注于飞行,是因为他们畏惧死亡,但我却认为自己只有在飞行的时候才是真切地活着,可以说我飞故我在。

驾驶飞机是一项很好的社交活动。我可以将几位 CEO 带到洛杉矶共进午餐,又或者是去塔霍湖共进早餐,没有人会拒绝这类邀请。我的朋友也很爱这类活动,很多人都想要乘坐由我驾驶的飞机前往拉斯维加斯。

「我是小说界的大卫·哈塞尔霍夫(David Hasselhoff)」

姓名:里普·戈伯(Rip Gerber)

日常工作:在 Vlocity 担任首席营销官

爱好:创作畅销的科技惊悚小说

640.webp (6)

体验口述:我在一个假期内观看了《侏罗纪公园 3》,整部电影给我的感觉非常糟糕,我觉得自己能够写出更好的剧情。

前 10 页的创作非常容易,但到了第 11 页我就开始卡壳了,要完成一本书实在是太难了。经过多次的自我鼓励后,我完成了一本名为《制药公司》的书,并反复进行修改。我把这个过程当成是自己的爱好,整个创作周期持续了超过一年的时间。在工作日的晚上、周末以及进行商务旅行时我都会写作。和在酒店四周进行探索或者是到一家酒吧畅饮一番等活动相比,我更喜欢逗留在自己的房间里写作。

《制药公司》是一本科技惊悚小说,讲述的是一家制药公司在操控植物基因的过程中不慎失去控制的故事,你可以理解为是植物版的《侏罗纪公园》。在投稿时我曾经被超过 100 位经纪人拒绝,但我还是坚持投稿,直到第 113 位经纪人决定帮我出版小说。但我的小说一再被出版社拒绝,只有兰登书屋向我收购了小说的版权,并在德国进行出版。但最终我的小说还是如愿成为了畅销书。我感觉自己就是小说界的大卫·哈塞尔霍夫!后来兰登书屋再次收购了我的第二本小说《致命病毒》的版权,这本小说的主人翁和《制药公司》的主人翁是同一个人。

小说的创作过程和创业过程非常相似,你只能依靠自己,作品能否存活最终取决于你的产出水平,这便是我的领悟。我总感觉小说的创作过程和自己平时在硅谷的工作有点相似,它也会占据你的身心,被拒绝的情况也经常会发生,因此你必须确保自己的内心足够强大。

现在我还在坚持创作,并且有 5 本处于待售状态的书。但近来,我将更多的时间放到了感谢信的书写上。在 2007 年,我位于旧金山的房子发生了火灾,这场火灾让我一无所有。火灾发生以后,我养成了书写感谢信的习惯。每一年我都会选出 5 位对我本人和家庭产生过影响的人,并向他们寄出 5 封感谢信。现在我的感谢信写得更勤了。

「研究火箭总会让人感到血脉偾张」

姓名:史蒂夫·尤尔韦松(Steve Jurvetson)

日常工作:风险资本公司 DFJ 的合伙人(即名字中的「J」),同时也是 SpaceX 和 Tesla 的董事会成员

爱好:制造火箭

640.webp (7)

体验口述:在我的孩子长到 3 岁的时候,我们步入了一家放满了各种小玩意的商店。我在商店内看到了一套火箭工具以及 2 枚已经完工的火箭。我还记得这套玩具给当年还是孩子的自己带来过不可言表的喜悦,因此我买下了这套玩具,并在住所附近和几个孩子一起发射了火箭。

不久后我们发现当地有一家火箭俱乐部。我们开始用硬纸板和轻质木材制造更大的火箭,甚至还用塑料制造出了火箭的前锥体和降落伞。

我们来到了位于内华达州的黑岩沙漠,这是美国唯一一个经联邦航空局授权的通用火箭发射区域,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发射火箭,但高度不能超过 100,000 英尺。我们的计划非常疯狂,只有在这里才能合法实施。

现在我的孩子已经 16 岁了,在过去几年中我们使用碳纤维制造出了体型更加庞大的火箭。我们甚至还为火箭配置了 GPS 传感器以及摄像头,我们可以用电脑监控火箭的高度和速度,并在需要时触发多个降落伞装置。我们打造的火箭可以实现超音速飞行,最快速度甚至可达音速的 2 倍。

有人会通过玩填字谜的游戏来保持头脑清醒,但在打造火箭的过程中,我的心灵可以得到洗礼。

文章来源 :theguardian,本文由 TECH2IPO / 创见 阮嘉俊 编译,译文由创见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有侵权敬请告知:三个帮创业观察站 » 盘点硅谷科技精英的「特殊癖好」

分享到:更多 ()
640

让创业不再孤单|让梦想照进现实

三个帮创业平台联系我们